省市媒体
新时代 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  发布:嵩明县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8-12-24  来源:嵩明县人民政府]

46

“1978”“2018”,两个看似普通的数字,却串连起中国沧海桑田、翻天覆地的40年。

这40年,漫长却又似弹指间。改革开放,让中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中华民族真正屹立于世界东方。

面对新时代下各行各业展现出来的全方位深刻变化,任何人都无法作出全景式的描述。但是,如果非要尝试着勾勒出其中变化的线条,我以为可以这样素描: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正将“人”字越写越大。

在剧烈的时代变化中,每个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时代烙印,每个人的经历和记忆都反映了时代的变迁。让我们倾听他们的故事,感受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新时代。

彭越

圆了新能源汽车梦

【人物档案】从工程管理转战汽车行业,彭越一路学习、一路前行,愈加坚定助力滇中新区早日圆了新能源汽车梦。

2016年12月27日,云南滇中新区汽车产业园暨昆明新能源汽车工程技术中心项目正式启动。 历经700多个日夜的艰苦奋战,一座占地1000亩、投资25.8亿元的新能源汽车现代化工厂,从蛮荒之地中走出来,屹立于滇中新区。2018年底,它将迎来首车下线。

这将是昆明汽车产业发展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昆明新能源汽车产业高端化路线将迈出标志性的一步。依托国家、云南省、昆明市及滇中新区鼓励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政策优势,将为最终建成立足西南、辐射南亚东南亚市场的汽车产业园奠定坚实基础。

“滇中新区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昆明新能源汽车工程技术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彭越说,“在省、市、新区各级领导高位统筹指导下,以坚定的信念、创新的思维模式,不断调整适应国家产业发展政策,项目乘风破浪、奋勇前行。政企一心的通力合作,将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从零基础、零实操经验,发展到了引进国内外先进新能源汽车研发技术企业和团队,建起新能源汽车研发试制中心及拥有现代化工艺设备的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车间,具备申报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资质的条件。逐步创新和积累起来的新能源汽车研发技术和推广应用技术,将为云南省发展新能源汽车制造产业提供技术和平台支撑。”

如今,在滇中新区汽车产业园,昆明新能源汽车工程技术中心项目,已经成为园区新能源汽车产业核心版图的引领者,加速了东风云汽、江铃新能源和中汽中心高原试验基地等项目的聚集落地,众多汽车配套企业纷至沓来。

“这个项目还起到了良好的‘聚才效应’。”彭越说,“原来藏身于云内动力、昆机、冶金集团、昆明理工大学等处的汽车技术人才,开始聚集到昆明新能源汽车产业中。”

彭越学的专业是工程管理,此前对汽车行业也没有多少接触,那么,他所从事的工作是怎么干下来的呢?彭越说:“一路走来,从各行各业聚集到这个项目的整个团队,克服了专业知识匮乏,实操经验少的困难。我也栽过跟头,但随着项目的不断发展和推进,让我们引发了很多思考,也发现了很多可以参与的机会。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我们一路坎坷一路前行,必将能圆新能源汽车梦。”

本报记者 喻劲猛

焦艳军

探研县域经济“局外人”

【人物档案】 教师、县域经济探索者、“双创”领头人……焦艳军积极参与安宁的各方面发展。

“安宁加快总部经济建设,建议分布在街道及村镇上的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总部设在安宁市区,生产留在原来各街道和村镇。”

近日,安宁市召开2018年度民营经济座谈会,云南翰文大学生网商创业园总经理、云南经济管理学院创新创业学院院长、国际商学院常务副院长焦艳军,作为安宁市工商联执行委员参会,并提出了“安宁市如何进一步发展总部经济”的建议。

2011年,安宁职业教育基地正处于全面“大开发大建设”时期,身为云南经济管理学院教师的焦艳军说:“我是湖南人,刚来到这里时,我们开玩笑说,在安宁职教基地工作要学会跟树说话,因为这里的果树比人多得多。”

后来,焦艳军却发现,一路紧随安宁产业改革和城市文明进程发展的职教基地,带给了他更加广阔的“课外际遇”。他作为学校一名研究县域经济发展的骨干教师,走下讲台后,将大部分时间交给了安宁的街巷和企业。

焦艳军说:“这些年,无论是安宁职教基地还是云南经济管理学院,在改革开放以来安宁产业发展的大背景下,我都致力于探索实践我省职业教育改革的样本,即职业教育要与当地产业转型升级和未来发展有充分的‘黏性’。”

焦艳军还清楚地记得, 2016年,安宁规模以上的企业共有126家,他带领团队深入走访了60家,而他这种频繁走访调研,始于2011年。2014年,焦艳军有200多天都扎根在省外的“经济强县”。从2015年至今,他每年保持至少走访省内的3个县区,一面做调研,一面举行一些关于产业经济发展的公益讲座。

“2016年,安宁产业经济谋求转型的呼声高涨。无论是产业、管理的转型,还是区域经济结构的转型都迫在眉睫。特别是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他们的大部分总部都设在昆明,想在当地完成改革,并赢得发展是受到限制的。另外,以打造‘产业聚集高地’为目标的滇中新区已经获批成立,安宁是其西部核心区。为此,我提出了安宁应积极发展总部经济的课题,并结合安宁职教基地‘建园即建城’的规划,开始做有关职教基地产业生态构建的研究。”焦艳军说,“我始终是以融入的姿态做了解,再以‘局外人’的角度做思考。”

在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号召下,安宁掀起了“双创”热潮。焦艳军积极投身于创业园的创建,其身处的云南经济管理学院创业园成为了国家级、省级“众创空间”,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双创”人才。

“安宁这座城,包容性很强,每年政府的人才新政,都在刷新发展的‘求贤若渴’;安宁这座城,宜居又宜业,创城以来,山美岸绿街道干净;安宁这座城,人人讲文明,机动车行人相互礼让,文化活动丰富有趣……”说话滔滔不绝的焦艳军,俨然为是一名安宁人而感到自豪。

本报记者 熊瑛

龙汉才

搭上乡村旅游“这趟车”

【人物档案】住在山间“小别墅”却不甘愿在家养老。年过花甲的龙汉才从土地上“退休”后,想开一家苗族美食小餐馆,把自己积累了大半辈子的好厨艺亮出来。

大湾村民小组是一个苗族村,从一开始开荒垦田种粮食到外出打工赚钱盖房,再到如今统规统建住进新楼,村民的日子越过越美好。现在,每家每户都结合村容村貌的改变和自身所长,做餐饮、卖特产、搞旅游,摆脱传统耕种的同时,积极探寻致富奔小康之路。

如今,嵩明县杨桥街道办事处已将大湾村民小组打造成美丽乡村示范点发展民族文化旅游。村民龙汉才看着已焕发出蓬勃生机的村庄,便回想起村庄40年来的发展变迁——

龙汉才翻开家谱才知道,他家在1860年就搬到了嵩明,“哪里水质好、土壤肥,就搬到哪里。”龙汉才说,“1937年,我爷爷辈来到西山村租地耕种,后来,一大家子人都搬来这里安家落户,靠打猎和垦荒维持生计。几十年间,亲戚朋友也陆陆续续搬迁到这里定居,致使苗族村规模变得越来越大。”

1973年,师专毕业的龙汉才放弃了教书育人的机会回到大湾村,由于家庭拮据,多一个人吃饭就意味着要在土地上多付出辛劳。“我最不爱吃麦子粑粑,以前吃怕了!”龙汉才回想起那段艰苦的日子还记忆犹新,为了节省粮食,家里做麦子粑粑,舍不得把麦子皮去掉,连着糙皮一起磨粉做出来的粑粑,口感粗糙,很难下咽。

1979年,大湾村小组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龙汉才承包了14.7亩土地,一家人通过埋头苦干,种植了麦子、玉米和水稻等农作物,一年里,大、小春作物每亩产量达1吨。粮食有了节余后,他和妻子还饲养了几头猪,慢慢地家里也有了一些积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第一次从买米人变成了卖米人!”龙汉才喜笑颜开地说。

“现在,我们苗家人的生活跟城里人一样了!”他看着家里齐全的家具和家用电器如数家珍地说:“我们出行从步行到骑单车、摩托;收音机被小黑白电视机取代,一步步又换成了14吋彩色电视、液晶彩电和等离子电视;自己手工制作的木头茶几被大理石茶几代替;冬天烤火的炭盆也换成了‘小太阳’;脚踩打谷机变成了柴油打谷机、自动打谷机……”

让龙汉才根本没想到的是,2012年,大湾村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嬗变。因地质灾害,政府要给3个苗族村民小组重建家园。“要盖成什么样?怎么盖?规划师和设计师拿图纸给我们看,还带着我们去看已经建成的村子,让大家没有后顾之忧。”龙汉才指着自家的山间“小别墅”说,“为留住乡愁,我们大湾村小组房子的建筑风格,融合了黔东南等地苗族房屋的建筑理念,高标准统一规划建设,四层小楼还带商铺,每一层楼都有卫生间。”龙汉才家除了留下自己亲手制作的老茶几外,冰箱、抽油烟机、沙发、电视等家用电器全是新的。

龙汉才的儿女早已成家立业,他们都选择在城市生活,不愿再回到农村。但是,龙汉才反而越来越喜欢自己的新居,因为他家的小楼就坐落在大湾村小组的活动广场边上,每年上万人的国庆“徒步活动”,起点和终点就在这里。他虽然已开启“养老模式”,但还想赶上政府发展乡村旅游“这趟车”。他想利用自家商铺开办一个苗族特色美食小餐馆,把腌酸肉、莜麦炒面和麦拉等苗族美食推广出去。

本报记者 闵楠

黄河

写出时代变迁颂歌

【人物档案】出生于滇源镇大哨下菜子村一户普通农家的黄河,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写歌,记录城乡巨变,现任嵩明县文联主席。

“早梅诗太短太短,写不完济世的抱负,

牛栏江太长太长,淹没了多少人的脚步。

嘉丽泽很小很小,画不下心中的蓝图,

药灵山很高很高,举起了人的关注。

留下了兰茂的传说,每一朵浪花都能倾诉,

续写了嵩明的故事,让千年的古柏去讲述。”

这首歌的名字叫《印象嵩明》,是《嵩明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原创歌曲》专辑中的主打歌。由嵩明县委宣传部主办的“嵩明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原创歌曲展播”,从今年12月的第一周开始,正分别在嵩明县电视台、悦读嵩明微信公众号推出,每周播出一首,将持续13周。

《印象嵩明》的作曲者是嵩明县文联主席黄河,而专辑中收录的多首歌曲都由他创作——这位出生于滇源镇大哨下菜子村一户普通农家的子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写歌,到目前已公开发行4张专辑,用另一种方式记录发生在身边的城乡巨变。

“第一首被广为传唱的歌曲叫《新农村建设指导员之歌》,全省新农村建设指导员工作会议的暖场歌曲就是这首。”黄河告诉记者,2007年,他被派到牛栏江镇河西村委会当新农村建设指导员,对支援新农村建设的指导员群体有了切身观察与经验累积,“当时河西村交通不便,水田、旱地都有,就是没有集体经济。现在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有一条大桥可以跨过牛栏江。”黄河说。

黄河在当新农村建设的指导员期间发挥文艺专长,在河西村委会成立演出队,并专门到花灯团去协调演员培训村民。黄河还说:“我出生在农村,出门就是山,上山砍柴,下地干活,是我少年生活的全部。村子里的人是很需要精神抚慰的,需要歌声,需要解决实际困难。”

“写身边熟悉的人,写身边发生的小事。”黄河说,“自己创作的重点在嵩明,不愿意写得那么宏大,写县里,写老百姓的生活,写改革发展,写新变化、新事物、脱贫攻坚、民族团结……”今年新发行的《嵩明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原创歌曲》专辑中,唱诵的人中既有环卫工人、环保工作者、公交车司机,也有奋斗在脱贫攻坚第一线的普通公务员。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从师范学校毕业,黄河当过中学老师,当过花灯团团长,在县文体局工作过,也在乡村、基层得到了锻炼,“很幸运,一直从事和文艺创作有关的工作。”他认为,是平等受教育的社会制度改变了一个农家子弟的命运,“我家兄弟姊妹5个,大哥大姐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时,家庭条件太艰苦,他俩没条件读什么书。我、二哥、小妹都获得了上学的机会,二哥现在昆明生活,我和小妹都在嵩明县城生活。”

嵩明人爱唱嵩明的歌。每当在街头巷尾或是KTV,听到有人正在唱自己创作的歌曲,黄河总是很开心。

本报记者 马逢萃 文 周凡 摄

邵正

做好“中华老字号”

【人物档案】凭着对酒文化、酿酒工艺的热爱,30年来,邵正醉心技艺,不断地改进和完善酿酒工艺,逐步成长为杨林肥酒的开拓者。

“老字号”是数百年来商业和手工业竞争中留下的珍品,在消费者眼中,中华老字号品牌价值弥足珍贵,在云南省酒类行业中,只有杨林肥酒荣获了这个殊荣。“老字号”的技艺都靠一个个“大师傅”创造并传承,有30年酿酒经验的邵正,就是目前杨林肥酒质量的把关者。

1880年,杨林镇人陈鼎,参照《滇南本草》中的“水酒十八方”,酿造出杨林肥酒。从杨林北街起步,一代一代的把关者接棒传承。2004年10月,龙润酒业全资收购杨林肥酒,对原杨林肥酒厂进行了全面改造升级。

2007年,邵正出任云南杨林肥酒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嗜酒如命,这里说的“嗜”指的是他对酒的热爱,对酿酒工艺的严格把关和品质的执着。虽然距离陈鼎酿造出杨林肥酒已过百年,但是邵正坚守十三味药食同源药材黄金调配、十二道工序纯粮制曲,严守杨林肥酒中华老字号品质。“将酿酒技艺的每道工序都当成极致的艺术来追求,用生命去和‘生命’对话。”邵正始终把酒当成一个鲜活的生命去善待,把酿酒的每个细节都当做艺术来处理,将人生的每一步都当做酿酒的环节来设计。

杨林肥酒厂至今还在杨林,因为这里的土壤是上等玉米、高粱、小麦、糯米的天然产地,而对应的土质、山地等要素,是优质酒原料生长的嗜酸性土壤。杨林肥酒采用古老的土罐密封,每一个罐都历经百年,虽然每只造价不足50元,但每只罐体维护费用却高达300-400元。更为重要的是,杨林肥酒对于粮食种植管理有一整套严格的标准:播种之前,天然有机肥是土壤营养成分来源;播种之后,不喷农药、不施化肥;丰收时,以成熟度、金黄度、糖度、饱满度为标准,成熟一块,收割一块。

“配方上必须讲究传承,不能因为时代变了,就放弃传统工艺,这是杨林肥酒的‘魂’,是不可以也不可能改变的。当然,我们也在不断创新探索。”邵正坦言,杨林肥酒在传承百年工艺的同时,也在适应现代社会健康消费的需要,多个不同层次的系列产品及口味,让百年老酒在市场上经久不衰。

在邵正看来,杨林肥酒并不故步自封,也不神秘莫测,只为做出让云南人留在记忆中、头脑里的美酒。

本报记者 闵楠

夏丽琨

好年华遇上好时代

【人物档案】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夏丽琨返乡创业后,竞选成为板桥社区办事处主任。他在服务好社区百姓的同时,还想带大家过上更加美好的日子。

“最偏远的村子,因机场的修建和地铁的贯通,一下子和城市衔接起来了,村民也变成了城镇居民。”从小在大板桥长大的夏丽琨,从农业种植一跃迈进临空商务业,踏踏实实地写就了“跨越”二字。

1986年,夏丽琨出生在大板桥一个偏远的村庄,村里人都靠务农为生,辛苦耕种一年,刚好够维持全家人的生计。他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每年春节,家人都会带他去一趟昆明城区买身新衣服,来回一趟要坐3小时的公交车。

1996年,村里人自发组建了运输车队,夏丽琨的爸爸也加入车队搞运输。大家跟着东风、三菱等车辆飞转的车轮,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

初中毕业后,夏丽琨离开家乡去广东打工。改革开放前沿的经济活力深深触动了这个年轻人,他像海绵一样拼命吸收先进的经营理念、管理经验以及最核心的诚信精神。

当昆明新机场选址大板桥的消息传来,他嗅到了发展的机遇,返回家乡开创了自己的贸易公司。

2006年,机场开始建设,大批的就业岗位吸纳了大板桥各年龄层的劳动者。当地百姓看着机场一天天建成,也看着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家园大变样。集镇中心的路面拓宽、铺上青石板,沿街商铺越开越多,杂货铺、小吃店多起来。那个时候,整个集镇区域有10来家小旅馆,一间房一晚10块钱。

2012年,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运营。这个片区就像装上“飞机引擎”一样开始腾飞。

主街道两边的商铺租金,从一年几百块涨到了10多万、20万元。区域内的旅社宾馆也越开越多。“现在大板桥这边有300多家宾馆旅社,不少房间条件达到了四星级标准。每间房价涨至两百元以上,入住率达到70%-80%。”夏丽琨说,2014年11月22日,空港经济区正式挂牌运行。作为空港经济区的核心片区,这里也成了现代商务、综合服务的引爆区。

2015年,夏丽琨有了更明确的个人发展规划。他竞选社区主任并成功当选。几年里,班子为充实集体经济不断想着办法,目前,社区成立了一个投资公司,以商铺投资为主。集体收入从2015年的60万元左右,大幅增长到今年的500万元。

夏丽琨说:“我们亲历了改革开放,见证了家乡的变迁。现在片区发展潜力巨大,年轻人都愿意回来创业。因为大家看好大板桥、看好空港、看好滇中新区。我相信未来我们的发展潜力,老百姓的美好生活都会继续噌噌上涨。”本报记者 赵丹青

孙维媛

为生活增添更多乐趣

【人物档案】全国第二个24小时智能共享书房“展示者”,安宁新华书店副总经理。

2015年1月,云南首家格调新华书店入驻安宁宁湖新城。

“宁湖格调店是云南省第一家转型的新华书店。等到宁湖格调书店开业以后,全省的新华书店都开始转型,门店能够提供的服务内容发生了巨大变化。”安宁新华书店副总经理孙维媛告诉记者。

2017年3月,云南省首家乡愁书院落户安宁青龙街道。

2017年7月,遥岑楼书院在安宁东湖边楠木古风建筑遥岑楼里开设。

2018年7月,云上乡愁书院进驻安宁八街街道。

2018年9月,全国第二个无人值守的24小时智能共享书房在安宁百花公园开门迎客。

……

从1950年开设首家新华书店到今天,常住人口为37万多人的安宁市已拥有包括安宁书城、宁湖格调店、昆钢书城、青龙乡愁书院、遥岑楼书院、八街云上乡愁书院、太极书院(校园店)、悦读安宁——24小时智能共享书房大小8家新华书店销售网点。

“网络销售对实体书店构成了很大的冲击,新华书店经过重新布局、技术提升以及对线上销售方式的不断适应与升级,让回到实体书店买书、借书的消费者逐渐增多。”孙维媛说。

2001年,刚刚进入新华书店工作的孙维媛是普通一线员工,当时的门店还在使用传统售卖方式。孙维媛说:“书的种类繁多,堆成山似的卖,陈设方式和普通大超市差不多。”而不久前落地于安宁百花公园的24小时智能共享书房,已无人值守,面积只17平方米,相比早前的传统大卖场,相当“迷你”,使用体验科技感十足:首先,通过手机扫描App,自助打开书房大门,进入书房后选好了中意的图书,再使用手机扫码结账,再关门走人。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能进得了公园,就能在智能共享书房借书、买书。

在孙维媛看来,24小时智能共享书房能够在安宁顺利落地,为城市居民的阅读生活增添乐趣,受益于安宁市创建文明城市过程中一系列举措,“这样一个小小的科技感十足的共享书房能够顺利运行,有赖于一座城市民众的文明素养。”孙维媛说。

改革开放40年来,新华书店与安宁市民共同见证了城市不断发展、进步的文明历程。

孙维媛说:“作为新华书店从业者,我个人最大的收获是切实感受到市民对新华书店新变化的认识,消费者的好口碑才是新华书店的金字招牌。” 本报记者 马逢萃

倪嘉云

用笔和镜头记录时代嬗变

【人物档案】倪嘉云在云南民航从事新闻宣传工作20余年,现供职于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党委工作部。

1992年7月28日,云南航空公司正式成立,这是中国民航第一家地方航空公司。从此,一架架绿色尾翼上绘有孔雀羽毛的飞机,成为了一代云南人的珍贵记忆。对于倪嘉云来说,这份与飞机有关的记忆更加丰满、沉甸。

1994年7月,在昆明西郊一家搪瓷工厂从事秘书工作的倪嘉云,从报纸上读到一条云南航空公司招聘秘书人员的启事。爱好写作的他带着曾在《春城晚报》上发表过的10余篇文章和硬笔书法比赛获奖证书,骑着自行车来到位于昆明巫家坝机场的云南航空公司参加应聘。经过笔试、面试、复试和体检,倪嘉云成为了云南航空公司的一名员工,从此与蓝天结缘,同飞机做伴,用手中的笔和相机记录着其间故事。

从云南航空创建到2001年分离重组,10年间,云南航空拥有的飞机从6架增加到21架,航线从31条增加到76条,省内通航机场达10个。云南民航高速发展的这10年,也是倪嘉云高产的10年。

1999年4月26日,云南航空公司“昆明—迪庆—昆明”航线开始试航。当天540名当地群众穿着最美丽的藏族服装分8批参加试飞。“采访结束后,我很快写完了新闻稿《‘金孔雀’试飞香格里拉》,第二天的《春城晚报》《都市时报》都采用并刊登在头版头条。我拍摄的新闻图片还被新华社云南分社采用,向全世界发布。”倪嘉云说起这些往事,仍是心潮澎湃的样子。

2008年7月2日凌晨,突降的大暴雨使巫家坝机场变成了一片汪洋,机场被迫关闭。倪嘉云背着器材、卷起裤脚,走进雨水齐腰的停机坪采访抗洪抢险工作,连夜完成3000字的通讯《托起银鹰的人翅膀》,刊登在《云南日报》上;2011年5月4日,倪嘉云来到大板桥用笔和镜头记录下新机场建设印象;“彩虹铺架天路,银鹰试飞新长水”2012年3月28日7时零2分的试飞他也亲历记录;2012年6月28日,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华丽起航,他更是加入了谱写云南“民航强省梦”的辉煌乐章……

从1996年至今,倪嘉云已有近2万件新闻作品在中央和省市级10余家新闻媒体上发表,还出版了《空姐梦》《难忘彩云南》两本新闻作品录。“可以说,这两本书记录了云南民航的风雨历程。”他说,回看这些新闻报道,可以看到最近10年是国家跨越发展的10年,云南航空也迎来乘势而飞最好时机。空港经济区大板桥的一片荒山坡上“长”出一座现代化的航空港。

“我有幸见证、亲历了我省民航事业发展、壮大、腾飞的重要历史阶段。如果你要问我哪有那么多素材可写,我会说民航事业的发展给我提供了说不完也写不尽的题材。”倪嘉云说,如今民航已成为综合运输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成为经济体系中的一个重要产业部门。2018年,长水机场各项生产指标突飞猛进,向着年旅客吞吐量5000万人次的目标冲刺。“我的笔和镜头,会一直准备好。” 本报记者 赵丹青

李卫红

把餐厅打造为“安宁网红”

【人物档案】从工科女到餐饮企业掌门人,凭借着对家乡美食的热爱,她尽情投入创业,把自己的餐厅打造为“安宁网红”。

鲜花饼、读书铺酸笋鸡、玉婷烧烤、八街卷粉、酸萝卜、潮水豆花……说起安宁美食,李卫红如数家珍。从一个机电专业的工科女生到安宁家喻户晓的餐饮企业掌门人,李卫红凭着对家乡美食的热爱,正在全情创业。

1994年,李卫红离开了建筑公司,租下安宁连然街客运站的一家小商铺,卖起了煮品和小百货。在安宁改革开放浪潮中,民营经济遍地开花,李卫红成为了安宁第一批个体工商户。

客运站人多,现金流动快,李卫红赚到第一桶金。之后,她又在安宁市中心开了家主营安宁传统菜肴的饭庄。到1997年,安宁城市生活越趋丰富,她第一时间加入了火爆的“宵夜摊儿”,又入驻了安宁首个花鸟市场,开始涉足鲜花买卖。

“从我创业开始,安宁的营商环境可以说是呈几何式地变好。政策好、扶持力度大,业态发展也紧跟时代步伐。这些都给我们个体工商户增加了更多机会,个体工商户越多,城市活力也越强。”在李卫红眼中,安宁更像一个“城市”了。2002年,安宁明确提出要提升城市发展综合实力,城市品牌打造开始萌芽。同年,安宁首届“菜花节”举办。嗅到机遇的李卫红也明确了目标:打造具有本土饮食特色的餐饮品牌。木羊缘也正式开始建设。

一直做得顺风顺水的李卫红,在创办木羊缘后,却两次想放弃。一次是开业半年时,因道路不畅,知名度不高,菜花节过后人气惨淡,经营陷入困境。另一次是2016年,面对同质化竞争,一成不变的木羊缘留不住客人了。然而,李卫红坚持下来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地方政府对她的大力帮扶和培育。

为了打造“金色螳川”品牌,安宁大干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还在油菜花基础上培育了向日葵,引入更多娱乐项目。此外,安宁各部门积极筹措资金,助力企业做软硬件的提升。

在安宁创业的20多年间,令李卫红感慨的,还有行业管理不断完善的“规范化”。“以前,餐饮老板远远看见卫生防疫或城管工作人员就忙着躲;现在,大家定期去上课,按规去办证,日常坚守每一道‘红线’。”李卫红说,上世纪90年代时,安宁餐饮市场多以“堵”和“抓”来保障卫生。到2000年,则重在监管。自安宁启动创城以来,社会环境得到了全面提升,安宁的餐饮市场规范已是深入人心。

如今,安宁温泉迎来了文旅、大健康产业发展的重大时机,大型企业的投资入驻也掀起了产业发展的新浪潮。“弄潮儿”李卫红又瞄准了时机,准备借势让木羊缘更新换代,在挖掘本土美食之路上走得更稳、更远。

本报记者 熊瑛

刘金祥

家在河南 干在云南

【人物档案】 跟着盾构机,刘金祥来到云南、来到滇中新区,亲历见证了滇中新区产出第一台盾构机,也见证了国内最大直径硬岩掘进机(TBM)“彩云号”的下线。

来到滇中新区仅仅2年多,中铁电建重型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已经累计出产12台土压平衡盾构机、1台硬岩掘进机,完成产值共计46974万元,营业收入共计42274万元,上缴税收共计2284万元。

该公司董事长刘金祥家在河南,干在云南。“来云南之前,我在广州、浙江、辽宁、甘肃、贵州等地工作过。这2年明显感觉,云南的改革开放力度比以前大了,服务更加积极主动了。”

2016年7月8日,中铁电建重型装备制造有限公司在滇中新区注册成立,从注册成立到盾构基地建设完成,再到全面启动盾构建设,仅用时2个月。首台盾构机生产仅用时3个月,充分展示了央企速度和“新区速度”。

中铁电建盾构机项目的快速落地滇中新区,顺利实现隧道掘进机本地化生产,是中国中铁、中国电建两大央企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央企入滇,支持边疆建设”号召的战略举措。

刘金祥说:“政府的服务和支持精准高效。公司注册成立期间,滇中新区与公司签订了招商引资服务协议,相关部门提供了包括配套政策、项目备案、工商注册以及税务登记等一系列精准高效的服务,各审批流程效率高、用时短,为项目快速落地提供了保障。公司成立后,云南省、昆明市及滇中新区各级领导对公司发展给予了高度重视,为公司的发展出谋划策。”

昆明地铁在建设施工中需要用到盾构机。以前,大部分使用的是国外进口的设备。中铁电建盾构机项目投产以来,在与国外产品的同台竞争中,凭借科技研发、技术创新、价格和本地化优势,市场份额逐步扩大。这不仅降低了昆明地铁的建设成本,还带动了本地的产业聚集和就业、税收。

“在滇中新区的政策优惠下,企业也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刘金祥说,“公司2017年顺利获批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政策,企业所得税由25%降低至15%,2017年节税300余万元,2018年预计节税280余万元。2017年公司顺利升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获得144万元技改等项目支持性奖励。”

结合滇中新区区位优势,该公司制定了“立足云南,面向全国,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发展战略。连续两年作为滇中新区的代表企业参加南博会、商洽会,通过中国中铁的海外公司与南亚东南亚市场开展广泛接触,该公司对外开放合作的态度和决心,乘着滇中新区改革开放的东风勇往直前。

我国最大直径硬岩掘进机(TBM)“彩云号”的下线,成为该公司深入“一带一路”腹地的重器。该设备成功应用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规划中泛亚铁路(西线)中缅国际铁路通道的大瑞铁路高黎贡山隧道,中缅国际铁路通道建成后,将结束中国和缅甸之间没有铁路的历史。

刘金祥说:“我们相信,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和持续开放创新,滇中新区将进一步连通和辐射南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并引领企业走出去。”


网络支持:0871-67912489 技术支持:0871-67912489
Copyright © 2013 中共嵩明县委、嵩明县人民政府主办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嵩明县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 地址:嵩明县秀嵩街37号 滇ICP备07000700号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871-67912489  网站标识:5301270001

滇公网安备 530127020000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