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市媒体
农民诗人刘福祥 用诗歌干掉孤独
[  发布:嵩明县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6-03-14  来源:滇中新区报]
农民诗人刘福祥 用诗歌干掉孤独
 
滇中新区报  记者 马逢萃 
 
弥良河是我的创作源泉
我的初恋就是在河边洗衣服的小姑娘
以前,河水清得能洗澡村里是分河段的男人在这一段,女人在那一段不会互相看
 

image001

 
理由(节选)
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座城市
当岁月渐渐老去才发现当初的一腔热血不过是一时的傲气
是草都能盛露水
 

image003

 

    刘福祥的第一首诗写于1988年,那时的他还在读初中。在某本杂志上看到关于歌颂祖国的征稿启事,就按自己对诗歌的理解写了首当时最流行的“啊,祖国”范儿作品,郑重誊在方格纸上,装进信封,贴上邮票,寄出。
    这位爱好文学的嵩明县兴隆村汉族村民在高二时因病辍学,回家务农。“还是被左邻右舍嘲笑的,因为没得力气,干不动活。”“我妈就安慰我,每棵草上都有露水。意思就是,人嘛,哪里都能活。”
    如同草上露水终要滴落大地,刘福祥也终要脚踏实地讨生活。他在上世纪末成为昆明诸多工地上的普通建筑工人,拎沙灰拌沙灰,下钢筋抬钢筋……空闲时,便去圆通山背后的公共读报栏看报纸。
    “《云南日报》《中国青年报》,贴什么报纸就读什么报纸,读些文艺作品,也读评论。有段时间总想,能不能进个杂志或者报纸,当个记者什么的。”刘福祥尴尬地笑着。    打工日子里,和他朝夕相伴的是书。“《优秀获奖新闻作品选》《中国新诗大辞典》《唐诗宋词选集》《世界精品散文大系》《通俗歌曲选集》《幽默大全》……反正有什么读什么。”
    在小菜园、官渡、呈贡、昆钢到处打零工的经历,出现在他以后的诗歌中。尽管那时的他未曾料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诗人。
 

image004

兴隆村老街
 
喊魂(节选)
小老刘赶紧回来穿衣吃饭
不要贪玩不要躲着
老娘等着你吃晚饭
赶紧回来赶紧回来
小老刘在哪点吓着在哪点爬起来唛唛 心肝
通灵街写诗小贩
  在大城市当过数年农民工的刘福祥,经历丧母、娶妻后重返嵩明,在通灵街摆摊卖杂货。大约是因为当小摊贩比在建筑工地上干体力活轻松,脚下的土地又是自小熟悉的,刘福祥再度拿起能缓解孤独和痛苦的笔,并因此结识了有相同爱好的文友。
  “写呢,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没人指点。投稿呢,又发不掉,水平差。”
  “那段时间认识了各种卖水果、卖蔬菜、打工干活的底层朋友。”“2006年时,主动联系在农行上班的作家,他叫杨继平,他水平高,在新闻学院进修过。老杨和我把通灵街爱写作的人组织起来,大概有十一二个人,成立了一个诗社。”
  “就像冬天笼了堆火,大家围拢来互相温暖慰藉。”
  走过城市走过乡村、为人子为人夫又成为父亲的刘福祥,开始体会写作在智力上的“自我压榨”,以及人与人之间纯粹的感情。每逢中午生意清淡,他都要抓紧写诗,“写完拿给亦师亦友的老杨看。写得不好,他就批判我,骂我。写得好的,他就帮我存入电脑。”
  通灵街,不是普通的街。
 

image006

 
    刘福祥开放自家给村民读书
 
弥良河又见村姑
一张一弛的爱恋
一跪一仆的膜拜
变得悄无声息
三十年后的今天
弥良河修起来
我又看见村姑
弥良河畔单相思
  刘福祥说,他的初恋是弥良河边借洗衣服之机欣赏自己倒影的小姑娘。这段无果的单相思,更像是心思敏感的少年对世间任何美好事物的本能欣赏。
  作为农村极为少见的诗人,他最终迎娶了来自寻甸县大山里的姑娘。
  “她从来不嫌我穷。”
  提起当年相亲的情形,刘福祥记得很牢,“给牵线的是我们村的司娘婆(女巫)。她走南闯北,去的地方多,看我年纪一大把了没媳妇就来说合,就跟着她去寻甸看。过垭口的时候,心里忽然冒出个念头:怕是能成。”
  为了给女方留下好印象,刘福祥暗暗叮嘱自己,还是别谈文学,该干活干活,该添饭添饭,不要让偏远山区的老实人觉得自己像个跑江湖的骗子。没想到对方是个高中毕业生,和自己蛮有共同语言。
  “我原本对娶媳妇没抱多高希望,能过得去就行了。见到她就有期待了,就幻想以后成家了,我写作,她来瞧瞧稿子,帮我打打字。”
  刘福祥说,他对家庭生活最满意的地方就是,白天老老实实干活,到了晚上临睡前可以和妻子谈谈:“哎呀,莫泊桑那篇《项链》还是整得成的是吧?戴望舒的《雨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换成现在发表,怕是也发不掉了嘛……”
  诗人的妻子,也爱读书。

诗人的主业是打工和干农活
   
    妻子(节选)
怀里揣着媳妇挣来的血汗钱
五元十元的零钞鼓鼓的
像放疗后的一只乳房
垃圾成堆的年月
她最大的心愿买个手机

 
不再有人叫我“疯子”
  2013年8月24日,昆明作家协会兴隆村诗社正式成立,地址就落在刘福祥家里。诗社不仅定期组织活动,刘福祥还拿出专门房间陈列图书,开放给村民免费阅读。
  看得出,能和专业作家们一同探讨文学,对这位曾到处寻找文友的农民诗人是极大的肯定和鼓舞。他站在自家长满荷花的鱼塘前规划未来:“要是有了钱,就在这儿盖个小房子。作家们来了,钓钓鱼,赏赏荷,写写诗……”
  “以前村里人觉得我是疯的,暗地里叫我神经病,现在不会了。我也努力干活的,帮他们写情书,写述职报告,写代理诉状。法律我不懂,但乡亲问过来,我就现学、现查,好像也能行。”加入了作协,成为业余作家,刘福祥依旧要去打工。“每天100块,去杨林。现在零工越来越不好找了。”妻子在嵩明县城附近的大棚帮人种菜种花。按诗人自己的话说就是,自由、快乐,保持一个农民的尊严。
  “想以弥良河为背景,创作一组诗。就写我们村,人与人之间的变化,人与土地之间的变化,人内心的变化……”刘福祥久久、久久地望着弥良河流走的方向。
  “写你的村庄,你就写了世界。”说这话的,是列夫•托尔斯泰。
 
 
网络支持:0871-67912489 技术支持:0871-67912489
Copyright © 2013 中共嵩明县委、嵩明县人民政府主办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嵩明县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 地址:嵩明县秀嵩街37号 滇ICP备07000700号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871-67912489  网站标识:5301270001

滇公网安备 53012702000040号